南亦北

norinorinorinorinori——x

啊啊超可爱qwq

Levi i:

燕承__(:_」∠)_:

萌哭了哇啊啊啊啊QAQ!!!
天使!!!
他怎么那么可爱!!!

若木为茶:

更新一个蠕动的茨团团

再更一个带鬼王大大玩后续 我也不知道这种摸鱼为什么还会有后续

#关于情人节各位式神的过法#


渣文笔。食用愉快。ooc是当然会有的。在下会妥善处理的x

#妖刀姬的过法
「我吗…」她歪了歪头,「有人愿意吗?」
她自嘲地笑笑,接着说:「我啊,果然还是只能和自己的刀相依为命吧。」
「毕竟,我是危险的存在呢…没有人会愿意靠近我的。」
这么问这个一直孤傲的,在战场上不知疲倦地挥舞着太刀的女性,似乎不大妥当呢。

#茨木童子与酒吞童子
「喂喂,茨木童子你离本大爷远点!」去找他们俩的时候,老远就能听到酒吞童子的怒骂。
然后就可以看见闪瞎人的画面了——比如说,平安京最强的妖怪被他的挚友逼到角落索吻。
还是不去打搅他们了比较好。

#大天狗的过法
「我可没空过弱者过的节日。」
「情人这种东西,我是不会有的。浪费时间。」
「还是大义比较实在。」
被这么问的大天狗连着甩出三句话之后被源博雅拖走了。

#妖狐的过法
「可爱的姑娘是世界的珍宝!」这个变态书生说完之后旁边的跳跳妹妹拽住了他的尾巴。
「妖狐叔叔!可以吃苹果糖吗?」
「好,好。」
「就是…小可爱,你下次能不能叫哥哥啊…小生还很年轻啊。」
「叔叔!苹果糖!」跳跳妹妹趴在妖狐的尾巴上赌气地说道。
「欸…」
那个变态书生好像是碰到了能治住他的小姑娘了呢。

#鲤鱼精的过法
「诶——您问的问题好有趣哦!」
「你看!今天河童先生似乎还没有出门啊!我还想找他玩呢。」
河童先生似乎是害羞了吧…

#阎魔的过法
「汝在问些什么奇怪的问题?」
「吾是不能有伴侣这种东西的。」
「类似的…吾只能有助手。」
阎魔看了看旁边的判官。
啧,那个面瘫居然脸红了。
——END——

好的我写完了。食用愉快qwq

萧备WUJ:

【瞎逼逼】
看到有人说我们不讲道理,黑道军火都能写为什么不能写毒品。好,那我再一次撇开ooc,黑角色不谈,单讲毒品。

这个圈子里大多数是未成年人吧,黑道paro也是同人文里比较火的一种。
有人看了黑道军火文,觉得贩卖军火坠酷,想去贩卖军火,我们都当开玩笑。
有人看了fdxd,觉得fdxd坠酷,明天他就能搞来毒品。

黑道很远,毒品就在身边, 根据国家禁毒委发布的报告,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吸毒人员234.5万人,其中35岁以下的人员占6成以上,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4.3万人。原文对毒品的描述也是让我毛骨悚然。为什么能不写毒品,因为它离人们太近了,近到邻居,同学就有可能是吸毒者,你没见过黑道,你走私不了军火,可毒品真是只要【有心】就能找到。

为什么不槽军火槽毒品?我就这么讲,一个人说自己要去炸火车站,警察叔叔会教他做人; 一个人说自己要炸了地球,别人只会投来关爱的目光。

不怂,有问题小窗来战

#挖坑势力登场#平行宇宙梗#米英#Chap.2

哦不我用zine搞的没法复制粘贴…将就看吧orz(反正也没几个人喜欢x咸鱼会继续努力的…

#挖坑势力登场#平行宇宙梗#米英#Chap.1


平行宇宙梗:自己的脑洞,概述的话就一句话——一觉醒来,新的一天,新的世界与新的你。
*渣文笔
*ooc
*虐

正文go on↓
Chap.1
亚瑟柯克兰发现自己最近所处的世界有点儿不大正常。
比如说昨天他家的厨房还被他做的死扛炸的黑不溜秋,今天起床到厨房一看——
焕然一新!墙壁都发着光!
等等,我昨天不是把墙炸黑了吗。
亚瑟柯克兰开始了怀疑人生的生活模式。
当然,这只不过是开始罢了。

亚瑟柯克兰,普通的大学生,生活及其规律。具体的表现嘛…大概就是每天下午三点准时的下午茶。相貌特征是粗眉毛,因为这一点被损友弗朗西斯直呼为眉毛。
管他的,反正也是死胡子说的,不提不提。

因为思考了一路厨房的墙亚瑟撞到了正在吃披萨的阿尔弗雷德。
等等…正在吃披萨?
「喂阿尔,你今天怎么突然吃起了披萨??」亚瑟揉揉脑袋问眼前这个戴眼镜为了假装斯文的人。
「诶??我不是一直都吃披萨吗?」阿尔弗雷德对这个问题很不解。
「?」亚瑟搞不懂了,这家伙的自称也没了,吃的披萨喝的…奶茶,等等,奶茶??
「那你为什么又喝起奶茶了?」亚瑟没忍住又问了一句。
「喂喂柯克兰,你今天怎么了?」阿尔仍旧脸上带着笑容歪头反问。
「……」称呼变了亚瑟觉得颇为不习惯,但是这人…为什么气场不大对劲?
像…某个拿水管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
「我的天啊……」亚瑟小声嘀咕道。
「诶?怎么了?」「啊不,没什么…」
「不管了,一起往教室走吧。」亚瑟自顾自地往刚才的方向走过去。
「喂喂柯克兰,我们又不同班,你发什么疯…」阿尔叫住了亚瑟,问了句。
「诶——什么…!阿尔你才是啊!又是吃披萨又喝奶茶,而且性格也变了,然后你又告诉我我们不同班!!搞什么笑啊你才神经了吧笨蛋!」亚瑟彻底搞不明白了,这人真的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吗?
你到底是谁……?
不对,我是谁……?
「搞不懂你啊柯克兰。我先走了哦!」阿尔往反方向走了,抛下一个对亚瑟来说很奇怪的背影。
「连身高都变矮了吗…」
TBC From自己也不知道在写点什么的南亦北
一本正经地ooc系列x
老坑不想再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服…

#米英#百日戀愛(上)



理想人生 看什么看就是BE 你问我难道BE也是理想人生的一部分?不是。我任性。
以及本来想一发完结,写了一半就忍不住想先发上来orz……食用愉快XD前半还都是很甜的!!!!!渣文笔求轻喷x ooc有
米英only!
——正文分割線——

命运安排我们相遇,相识,相恋,又逼迫我们分开。

——摘自《Memory》,佚名

英国周末的街道细雨蒙蒙。
当然,这个地方的天气一直不怎么讨喜。
阿尔弗雷德在街上一边干嚼着他刚刚买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的汉堡,一边向着家的方向走着。
他偶然的听到了不远处的吉他弹唱声,好奇心驱使他走向了那个飘出乐声的古老小巷。
没走多久阿尔弗雷德就看到了那个可能是街头艺人的奇怪绅士,明显被梳过很多次的沙金色头发有几丝不驯地翘起,绿色的眼眸清澈见底,还有粗眉毛。原本黑色的西装被洗得有些发白,可是却让这个瘦弱的人看起来很有绅士风度。这个人的打扮明显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长相也很英俊。似乎并不介意这个突然的来访者,他继续弹拨着吉他唱着古老的旋律。
一曲毕了,英国绅士似乎很好奇这个人为什么还不离开,但他不愿承认的是他头一次接受有人在他弹唱的时候在旁边旁听。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可是如果一直能让时间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 ——摘自《Memory》,佚名

第二天也是如此,周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自己做了个汉堡自己吃了,并自恋地认为他自己做的比外面卖的还要好吃一点。
经不住对昨天那个弹唱者的好奇,他又推开门以散步为由去那条小巷看看。
那个绅士还在那里。
这次阿尔弗雷德鼓足勇气打断了绅士一曲终了再继续一曲的连贯性问了一句:“喂!你的名字是什么啊?”
绅士瞟了他一眼,礼节性地笑笑说:“亚瑟, 亚瑟.柯克兰。 ”
“亚瑟?好名字!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高兴见面,亚蒂。”
被奇怪地冠上一个昵称的绅士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故作淡定地答道:“叫我柯克兰,琼斯。还有,美音腔,恕我直言很让我别扭。”
“不要!亚蒂好听!亚蒂亚蒂亚蒂!!你也叫我阿尔就好。美音什么的,毕竟是母语Hero改不了啊!”
“拒绝,琼斯。算了你爱叫什么我也管不了。”

第三日这两个人已经成为了挚友。大概是英国孤僻的柯克兰先生没什么朋友吧,可是毕竟两个脾气喜好迥异的人能聊到一块儿,还是缘分吧。阿尔总是喜欢说关于他的汉堡可乐还有他的上司路德是多么严肃认真并且还有一个总是被他宠坏的小男友费里西。

他吃垃圾食品的习惯很不好,我每次想劝他戒掉汉堡的时候却会被他之前话语里带着的对汉堡的喜爱打败。我有时候真会怀疑他到底是爱我多一点还是更爱汉堡。 ——摘自《Memory》亚瑟.柯克兰著

第四第五日和亚瑟聊着各种话题的同时阿尔发现了自己的一种无法克制的感情。他感觉到这个人,值得他穷尽一生去守护。尽管是个瘦弱的男人,但是他不怕。他相信如果自己一直追寻,终有一日能成功。
第六日阿尔不停地打着腹稿想着如何向这个可爱的绅士表白。但是一切词语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发现亚瑟同样也爱着他。
说起来有些羞耻,但是——一吻定情。我感觉自己收到了莫大的惊喜。无法相信自己的幸福来的那么突然。本来,只想在后面默默看着他,也就满足了吧。 ——摘自《Memory》亚瑟.柯克兰著

去美国的夏威夷度蜜月,30日,这两人并没有正式办过结婚典礼,默默地领了个证也就算完。
夏威夷的海风气息和美妙的景色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蜜月地点。两人租辆车,开着走遍了整个小岛。阿尔执意在每个沙滩上写下两人的名字并画上大大的爱心,尽管亚瑟很排斥这么做。
“你不是一点点的傻。”“但是你爱我。”

一直很排斥这么做的根本原因是海水会冲淡沙滩上的一切,最终会把这样的字迹吃干抹净。果然不该这么想啊。——摘自《Memory》亚瑟.柯克兰著

“亚瑟,你这是家吗?”
这几天亚瑟一直都被阿尔问着他这幢不知能不能算房子的地方的情况并很多次请他到他家住,当然亚瑟也同意了。
可是当阿尔提出要把那个小角落处理掉的时候亚瑟却很不乐意。“真是不懂你们守旧的英国人。”阿尔不满地说着并啃了一大口汉堡。
“我也不懂你们闹腾的美国人。”亚瑟翻了个白眼。第37日。
阿尔在工作日很自然地要去上班,亚瑟说他一个人也能搞定家里的事情,阿尔却在千叮咛万嘱咐地说着他家里的注意事项,可是无非就是不要碰碎碗这种低级事情。“看来你经常搞这种事情呢。”亚瑟啐了一口红茶揶揄道。“不是!!Hero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情!这样怎么保护亚蒂!!”“谁要你保护!!”亚瑟气道,阿尔是根本没见过他十几岁的时候有多能打。只是他现在不想打架了而已。
“年轻的时候跟一个叫王耀的人一起疯过很久。两人曾经经历过很多事情,曾经是大学同学的我们因为都喜欢茶而成了朋友,后来发现我们很多时候都兴趣相投。”又是周末的时候亚瑟在阿尔家的沙发上坐着和阿尔谈着年轻时候干过什么疯狂的事情。
“如你所见我只有21岁,Hero我可是提早学完了大学课程呢。”阿尔很自豪地炫耀着自己的勤奋好学。
“好好好你厉害。”亚瑟也是难得地捧场。第43日。

有时候越是想把握的幸福最容易流逝。如你所见我的幸福只有98日。至于为什么只有98日而不是百日我会告诉你的,之后。 ——摘自《Memory》亚瑟.柯克兰著

阿尔偶然发现他的厨房上会偶然有点黑色的痕迹,可是他不相信那是亚瑟弄出来的,可是他问亚瑟的时候对方很是尴尬地回答到是他在做午饭的时候不小心弄的,之后不会了。
可是过了两天还是又出现了黑色的痕迹,亚瑟道歉道是司康饼的颜色,黑色的,蹭上去了。
“可是司康不是金黄色的吗?”阿尔问道。
“黑色的!就是黑色的!!别瞎想了。“亚瑟难得面露难色并很不自然地搪塞道。
阿尔更是一头雾水,亚瑟什么时候也没这样过。
也罢,说不了亚蒂做的不叫司康叫死扛呢。
当他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就被亚瑟揍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亚瑟那么能打。
“亚蒂Hero我错了!!!!!”阿尔眼泪汪汪地求饶,亚瑟也是看着心疼,就放过他了。但是还是威胁阿尔要是再提死扛和司康的颜色问题他就再把他揍一顿。第47日晚上。
又是周末,阿尔又盘算着干大事儿。
他问了亚瑟一个让他一头雾水的问题:“讷讷亚蒂,如果有一幢房子,能随便改换颜色,那你希望它是什么颜色啊?”
“嗯?”亚瑟上下打量了阿尔,发现他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就颇为认真地想了想答:“绿色吧。”
然后得到了答案的阿尔下午就买了两桶油漆,绿色的,刷新了房子,蓝色的,刷了篱笆。
“嘿亚蒂,新房子怎么样?”阿尔站在房子前迎接去商店回来的亚瑟,自豪地说。
亚瑟对这个新颜色很意外,但很好看是真的。“你搞什么……”嘴上这么说着,心里还是有些开心呢。第五十日。

从此这条街上多了一幢绿色房子。
——摘自《Memory》亚瑟.柯克兰著

TBC

可怜的声明)

开学怕掉粉儿做个声明qwqq
大概是这样的因为学业问题这儿最近计划码的小短篇(中篇?)进度很缓慢⋯⋯所以请各位谅解QAQ到时候会及时放出来的x

#米英#双向暗恋CH1

W学院米×W学院英
前面坑没完又挖新坑系列(让我开开新坑填填冷静一下⋯⋯之前那个文卡了⋯x
亚蒂中心向 有娘塔异色)
祝食用愉快XD
——正文分割线——
亚瑟·柯克兰是W学院的学生。
高二,也就是在W学院高中部呆了两年。
在他同届的初中部的名单上并没有他的名字,因为亚瑟一直都是高材生。他的父母因为W学院声名远扬,让他去考了这个高中,尽管这个高中的具体地址不让任何人知道。
全世界的精英都在这个学校就读,可能有的连小学都是在这里上的学,在这个学校的学生都是人才。
当然人才中也有智障,比如现在这个在盯着憨八嘎流口水的阿尔弗雷德·F·穷死,哦不对是琼斯。
「中间那个F可能是某个骂人污秽词汇的缩写。」
「不是!!!亚蒂你不要再这样嘲讽我了啊!」阿尔弗雷德听到了亚瑟的话,马上反驳道。
「我看像是。」正午时分亚瑟拿出了午饭死扛,啊是司康,司康,散发着黑气⋯⋯。
班级里面的同学都跑了,除了阿尔弗雷德,这个人有味痴症。
「这里真是太好了,至少我在吃午饭的时候有个人能陪着。」亚瑟斜眼看了看阿尔弗雷德。

不管怎么说阿尔弗雷德简直就是一个智障,看到憨八嘎会流口水,唱歌配合着同班的基尔伯特,丁马克简直是一台大型噪音制造器,操着一口美式英语,还有上课睡觉还成绩比亚瑟好⋯亚瑟每次看到成绩单的时候都很气。
还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呢⋯比如说自称hero,笑声魔性,经常跟伊万吵架甚至要打他,只是每次伊万都不理他,然后就去找隔壁班的王耀去玩儿了。
「嘿亚瑟,你在想什么啊?」思绪被打断,抬头一看,发现是表妹罗莎,就笑笑道:「没什么。」
「我怎么不信呢——说吧,你在想学校里的哪个女孩子?」罗莎莞尔一笑,抓住亚瑟的把柄不放。
「才,才没有——!」亚瑟脸上泛起红晕,摸摸罗莎的头道,「是个男的啦,别担心。——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就是罗莎啦。」
阿尔弗雷德正好进了教室听到了,于是装作吹着口哨路过的样子然后坐到座位上装睡。
「嘁,罗莎还不喜欢亚瑟呢。」罗莎对亚瑟摆了个鬼脸,也坐到座位上。
「又在睡觉⋯⋯」亚瑟看看那个「睡着」的背影想道。

「什么嘛——兄妹恋???」趴着的阿尔弗雷德感觉满嘴酸味儿。
——TBC——

心情不够愉悦(。

本来就卡文 看了黑塔鬼更卡
以后要是有什么KY米日常和Tommy有关系 我肯定写出抑郁效果(